負面新聞為何成網路敲詐工具

我們並不因為小產權房裏有民眾訴求而支援小產權房背後的違法食利者。國家執法部門拿這些小產權房背後的食利集團開刀,是找對了癥結。

  基於網路輿情的巨大“殺傷力”,刪帖成為賺錢手段已不再新鮮,近日廣東茂名警方破獲的一起網路犯罪案件,更讓人不得不佩服騙子的“高智商”。一男子創辦化州論壇,註冊若干馬甲,編造領導幹部負面新聞,藉以逼受害人出錢刪帖,竟能屢試不爽。

  犯罪分子從不缺乏創新犯罪手段的智慧。自創網站、編造新聞、坐地收銀,這種利用互聯網的傳播效應而實施的新型犯罪,究竟是構成敲詐勒索罪還是詐騙罪,可能還有待司法機關根據具體情節予以專業判斷;但這種成本小、風險低、獲利大、定性難的犯罪演化趨勢,無疑值得高度關注。

  從預防犯罪的角度看,加大對犯罪的懲治力度固然重要,但從滋生犯罪的土壤和環境入手,減少逼仄犯罪分子的犯罪空間也至關重要。我們或許需要從中反思:犯罪嫌疑人為何鎖定領導幹部為目標?官員的“負面新聞”又緣何能成他們犯罪的工具?該案中,多位被“負面”的官員乖乖就範,既然是編造的負面新聞,官員們為何要花錢刪帖而不去尋求法律手段保護自己?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犯罪嫌疑人之所以將目標鎖定領導幹部,大概是摸準了一些官員對網路負面資訊的恐懼心理,這種恐懼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官員的“不自信”。

  當然,被騙的官員本身也是受害人,在彌補其心理缺陷、防止犯罪分子趁虛而入的同時,我們還應將個案置於網路犯罪的大背景中來審視。據了解,化州論壇創辦人起初並非專門為斂財,只是希望先用負面消息聚攏人氣,沒想到得到了意外之財,由此發展為出臺刪帖收費標準、發行月卡打折的驚人地步。而在這一步步的犯罪發展過程中,網路監管的缺失客觀上也難辭其咎。

  近年來,傳統犯罪形態借助互聯網不斷衍生出新的變種,對網路涉黃、涉毒、涉賭以及詐騙、敲詐勒索等新型犯罪,缺乏及時靈敏嚴密的網路監管,尚未建立起有效的網路犯罪防治體系。無論是立法上對新型犯罪手段的定性,還是執法中因偵查技術落後而陷入取證困局,抑或是對不同網路主體責任的設定,都有待進一步改進。對於尚不成熟的網路生態而言,如何強化監管機制和犯罪防控體系,更是有效預防網路犯罪的關鍵

負面新聞處理| 負評移除消毒| 網路公關公司| 負面行銷